《金融时报》电邮泄露令希拉里竞选活动陷入混乱-墙外楼

  在遭泄露的2万份电子邮件揭示出美国民主党领导层内存在裂痕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简称DNC)主席已提出辞职。在本周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前夕,她的辞职令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陷入一片混乱。

  邮件泄露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黛比?沃瑟曼?舒尔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上周日表示,她会在本次大会结束时离职。邮件泄露令她和她的办公室成为了负面新闻焦点。

  沃瑟曼?舒尔茨将主持此次大会的开幕和闭幕,但在本周结束前,她的职务将由唐娜?布拉齐尔(Donna Brazile)接任。后者曾长期担任民主党党工,也曾是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白宫的幕僚。

  在沃瑟曼?舒尔茨辞职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卷入了一宗愈演愈烈的丑闻。丑闻涉及民主党初选期间该委员会与希拉里竞选活动的密切关系——它本该在这一时期保持中立。沃瑟曼?舒尔茨的辞职可能会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头两天蒙上阴影,也会为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将在大会现场为希拉里站台的消息蒙上阴影。

  上月,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报告称,其遭据信是俄罗斯政府黑客的人员攻陷。这些黑客侵入该委员会电子邮件系统长达12个月。如今,该委员会的电子邮件正被维基解密(WikiLeaks)慢慢公之于众。上周五,维基解密公布了首批2万份邮件。

  沃瑟曼?舒尔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会离职以便更好地集中精力担任希拉里在佛罗里达州的代理人。沃瑟曼?舒尔茨是佛罗里达州在美国国会的代表之一。不过,她并未直接提到邮件泄露或引发媒体关注的部分具体邮件。

  在5月21日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沃瑟曼?舒尔茨暗示不值得回应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一份声明。当时,桑德斯正处于同希拉里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激烈选战之中。沃瑟曼?舒尔茨在提到桑德斯时表示:“他不会成为总统的。”

  在另一封电子邮件中,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一名工作人员建议弄出一篇新闻,报道困扰桑德斯竞选的种种问题。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沟通官员马克?保斯滕巴赫(Mark Paustenbach)在给沟通部门主管路易斯?米兰达(Luis Miranda)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不知道可不可以好好报道下伯尼,就说伯尼从来都没有章法,说他的竞选一团糟。”

  桑德斯几个月来一直呼吁沃瑟曼?舒尔茨辞职,他表示自己对这些电子邮件的内容并不感到惊讶。他对ABC News的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行事不公,他们在支持希拉里。”

  希拉里的竞选经理罗比?穆克(Robby Mook)上周日暗示,在全国代表大会前夕发生的这起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子邮件泄露,可能是俄罗斯为了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一臂之力而干的,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常常对俄罗斯表示同情。

  穆克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让我们不安的是,专家告诉我们俄政府黑客侵入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偷走了这些电子邮件。现在还有一些专家说,俄国人公布这些邮件其实是为了帮助唐纳德?特朗普。”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主席雷恩斯?普瑞巴斯(Reince Priebus)表示,邮件泄露事件支持了特朗普的说法,即民主党初选过程受到了操纵。普瑞巴斯在费城一场活动上表示,“当你操纵一个体制时……这种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上周日,已经有抗议者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会场不远处举行集会。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邮件泄露事件发生后,一些桑德斯的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要求他撤销对希拉里的支持。

  希拉里阵营指控俄罗斯试图帮助特朗普当选

  俄罗斯情报机构向来把收集华盛顿的政治丑事当作自己的使命之一,但是有关克里姆林宫正在利用其能力试图操纵美国总统大选的指控,标志着莫斯科与西方之间的对峙进入一个新阶段。

  一个多月前,美国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首次指控俄罗斯政府撑腰的黑客团体侵入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计算机网络。

  最初,这起攻击被淡化为似乎是情报活动,目的是收集政治情报。但是,无论是谁在上周五向维基解密(WikiLeaks)泄露2万封敏感电子邮件,其意图显然是搅局即将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希拉里竞选阵营迅速把矛头指向共和党对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试图转移人们对这起争议的注意。

  这些邮件一曝光,希拉里竞选经理罗比?穆克(Robby Mook)几乎马上就表示,俄罗斯这么做“目的是为了帮助唐纳德?特朗普”,此言引发共和党阵营的迅速回应。

  “城里的新笑话是,俄罗斯泄露了灾难性的、根本不应该写下来(白痴)的DNC电子邮件,因为普京喜欢我,”特朗普昨日在Twitter发帖称。

  在俄罗斯,也有一些人对于克里姆林宫正试图帮助特朗普当选的说法表示不解。

  “你在外交政策上想要什么?你想要局势可预测。特朗普没有当过政治领导人,所以没有人能说出他在当选后会有什么行为,”一位接近克里姆林宫的人士表示。

  一名俄罗斯外交官表示,莫斯科方面对美国大选结果感到悲观——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对俄罗斯来说没有好结果,”他说,“如果特朗普真的做了他一直在说的一些事情,局势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非常混乱。”

  话虽如此,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表示,俄罗斯无疑是泄露电子邮件的幕后黑手。“你从元数据可以看到它是通过俄罗斯境内的计算机传输的。专家们都说是俄罗斯干的,”她对CNN表示,“而且毫无疑问,他们这么做是试图影响我国的选举。”

  联邦调查局(FBI)已介入此案。“我局正致力于确定问题的性质和范围,”FBI昨日表示,“这种性质的网络被侵入是我们非常认真对待的事情。”

  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另外三家网络安全公司的专家以及大西洋两岸情报界人士表示,他们同意CrowdStrike和DNC的评估,大量证据使他们确信俄罗斯情报机构要对这件事负责。

  希拉里可能会输给特朗普

  先说最重要的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可能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仅仅是讨论这件事就够荒谬的了。他们应该习惯这件事。在某一时刻,特朗普可能会在民调中领先——可能持续两天,也可能持续数周。自由派美国人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正如作家南希?伊森伯格(Nancy Isenberg)所说的那样:“当你把选举变成了一场三环马戏,会跳舞的狗熊总会有赢的机会。”

  此外,希拉里有可能浪费她的内在优势。无论本周在费城召开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情况如何,希拉里毕生事业成败系于接下来三周这一役。

  反特朗普阵营最应担心的是什么?希拉里当选的最大障碍,是美国许多地区的选民对她的厌恶程度。从个人而言,我一直觉得“恐希症”很难理解。上世纪90年代,作为第一夫人的她因为左翼的形象——她被认为是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推动左翼医疗改革的启动——而被人厌恶。如今,她因为相反的原因而遭到辱骂。

  今日的希拉里?克林顿是华尔街价值观的化身,是货真价实的全球精英的典型代表。除担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国务卿时曾短暂搁置之外,贯穿这两个阶段的共同思路就是,她走出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政治利益。没有任何东西是发自真心的。就连希拉里的性别也是经过精心算计打出的一张牌。

  多数外国人——以及很多美国人——可能满不在乎。选举是做选择。如果这是一场职业政客和煽动型政客之间的竞赛,那压根就不应存在竞争。问题是大批(可能是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人存在同样严重的缺陷。“他们二人都很差劲,所以我们可能还不如把宝押在外行的那一个身上”,这是在首都以外的选民中间常能听到的想法。

  如果希拉里在11月输掉了大选,原因将是她没能改变这种要命的印象,即她与特朗普半斤八两。正如奥巴马所指出,并且毫无疑问会在费城重申的,希拉里是近年来最有资格竞选总统的人选。然而指出这一点只能帮希拉里到这里了。奥巴马说的没错。但是对很多选民而言,“有资格”这个词本身就让她丧失了资格。

  宣扬特朗普当选所带来的风险,也不足以吓退选民。诚然,不说出特朗普当选会发生什么情况属于失职。我们依然很难理解,上周美国共和党为何会为一个自认为单枪匹马便可以解决美国种种问题的七旬房地产开发商如此欢呼雀跃。不过,一年多来辛苦得来的嘲笑,对特朗普没有任何伤害。他却变得越来越强。

  特朗普确实暴露出一些权欲熏心者的特征。他不能容忍异见,不尊重事实,把对权力的向往当做竞选白宫的理由。他青睐的外国领导人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正如希拉里所注意到的那样,特朗普是白马骑士。不过,铁腕领导人正是很多美国人表示自己想要的。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称,人们应该畏惧君主。尝试恐吓选民甚至可能正合特朗普之意。

  那么,希拉里应该如何回应?第一条原则是不自作孽。她选择蒂姆?凯恩(Tim Kaine)作为竞选搭档使很多地区的选民提不起兴趣。记者们渴望莎拉?佩林(Sarah Palin)那类的刺激。凯恩是个求稳之选。他出生蓝领,知道如何拿下共和党的州(他首次竞选政界职位就是在弗吉尼亚州),并且有政治经验,万一希拉里出任何岔子,他有能力接手。美国史上仅有20人既担任过市长,又担任过州长和参议员,凯恩便是其中之一。有时,无趣也是好事。为人友善也不错。“我试着数出蒂姆?凯恩哪些地方让我讨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在Twitter上表示,“一条也想不出来。他既是好人,也是益友,祝贺他。”在如今这种两极分化的气氛下,这些话很有分量。除此之外,凯恩的双语演讲也毫不枯燥。

  第二条原则是拿出有力的执政理由。特朗普在克利夫兰引来最高声欢呼的时候,就是他说“我政治不正确”时。人们很难不怀疑,希拉里将倚赖非白人选民来赢得大选。依靠少数族裔联盟也被称为芝加哥模式。这是一种懒惰的政治,始终容易被指责为作表面文章。

  希拉里的竞选明显缺少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主张。我搞不懂为什么希拉里没有每周在破败的基础设施前拍照,并发誓当选总统后会予以修复。人们会记住这样的场景。更绝的一招是站在特朗普设有大门的公寓大楼旁搞一场活动。“看,他可以在自己奢华的公寓周围建起围墙,”她可以说,“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你们的大桥。”

  也许费城党代会将给希拉里迄今一直无精打采的竞选带来一丝生机。我们可以打赌,特朗普肯定将在Twitter上大发言论,抢走希拉里的风头。抢头条是他的核心技能。希拉里的核心技能是什么?如果她的竞选方式还是一如往常,我们应准备好观看一场非常激烈的大选。

  求稳是她的本能。但事到如今,这是最危险的竞选方式。如果有一件事可以团结起多数美国人的话,那就是对现状发自内心的蔑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北京——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竞选总统的过程中一直宣称,中国正抢走美国制造业的工作。

  周四,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特朗普在该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极其糟糕的贸易协议”造成了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的流失。特朗普还说,美国支持中国走上贸易自由化道路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特朗普的观点一度有其可取之处。中国拥有大批工人,且其薪资水平远远低于美国工人,这对想要削减成本、提高利润率、维持低价的制造商而言颇具吸引力。发表在《劳动经济学期刊》(The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上的一项研究显示,从1999年到2011年,由于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数量激增,美国至少失去了200万个工作岗位。

  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工人面临的前景相当令人不安,并非像特朗普所暗示的那样。因为国内经济增长放缓,生产成本不断升高,来自外国——包括美国——的竞争日益加剧,他们正在丢掉工作。

  一些总统候选人“正就昔日的问题大声疾呼”,安可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华区主席麦健陆(James McGregor)说。“中国出口制造业的境况越来越艰难了。”

  近年来,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随着中国经济向前发展,许多行业涌现出大把机会,流水线工作的吸引力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了。于是,为了吸引工人,经理们开出了更高的工资。与此同时,深圳及其他工业重镇的地方政府一直稳步提高强制性最低工资标准,以便提升工人家庭的福利水平,并促使企业生产附加值更高也更昂贵的产品。深圳是毗邻香港的沿海贸易枢纽。

  上述因素共同推高了中国工厂工人的薪资水平。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估计,目前,他们的月均工资为424美元,比三年前高出逾29%。与其他许多新兴经济体相比,中国当前的劳动力成本要高出一大截。越南工厂里的工人赚的钱还不到中国工人的一半,孟加拉等国工人的薪水还不到中国工人的四分之一。

  生产成本不断升高还极大地改变了中国相对于美国的竞争地位。

  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简称BCG)于2015年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把薪资水平、工人的生产率、能源成本以及其他因素考虑在内,中国主要出口加工区的制造成本几乎与美国相当。

  由于大幅降低成本这一好处不见了,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正在“回巢”,也就是把工厂迁回美国本土。根据BCG去年开展的另一项针对美国制造企业的调查,24%的受访者表示,正积极地把生产从中国转移回本土,或者打算在未来两年内这样做。而在2012年,这一比例仅为10%。

  “这在经济层面是合理的,”BCG高级合伙人哈罗德·西尔肯(Harold Sirkin)说。“美国现在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

  这意味着美国工厂的工人会得到更多工作机会。在BCG的调查中,一半受访者表示,未来五年里,他们预计会在美国雇用更多制造工人。

  把工作岗位从中国拿走的不光是美国。不断上升的成本正促使各个行业的许多企业把生产迁移到其他各个国家。在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最近开展的一项调查中,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已经或打算将业务迁出中国,他们把不断升高的成本列为这样做的首要动因。当然了,其中大约一半正迁往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不过另有40%正迁往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

  在美国零售商的货架上,常常可以看到正从中国迁走的很多工厂生产的产品。

  今年2月,总部位于香港,为迈克·高仕(Michael?Kors)、乐步(Rockport)等大牌代工的鞋履制造商九兴(Stella International)关闭了中国的一家工厂,并把部分生产线转移到了越南和印尼的工厂。总部同样位于香港,为多克斯(Dockers)、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等美国品牌代工的服装企业联业制衣(TAL),打算于今年关闭中国的一家工厂,并把生产转移到越南和埃塞俄比亚的新工厂。

  其他一些在中国拥有广泛业务的企业或许不会关闭工厂,但正寻求把资金投向其他地方。

  以在中国的工厂里替苹果公司代工iPhone而为人所知的台湾企业富士康(Foxconn),计划在印度新建多达12家装配厂,这将为那里创造大约100万个新的工作机会。位于印度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一个试点项目,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大量生产手机。

  尽管中国向美国出口服装的规模依然遥居首位,但它也面临着成本更低的亚洲对手越来越多的竞争。冯氏集团利丰研究中心(Fung Business Intelligence Centre)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服装,市场份额有所下降,而越南和孟加拉国等国家的份额有所增加。这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研究公司,专注于供应链和采购领域的研究。

  “中国并不是一个对所有低成本岗位都有吸引力的地方,”在位于北京的中国美国商会担任主席的吉莫曼(James Zimmerman)说。“中国正在往价值链上游走,这意味着会出现调整。”

  因为中国经济增长遇阻,该国工人还面临着就业岗位的损失。

  经济增长率降至近25年的最低点,有诸多行业因之受损。为中国贡献五分之一城镇就业机会的制造业,遭遇了尤其严重的冲击。表面看,中国就业市场在经济下行冲击下的表现异常良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失业率只有4%。

  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就业形势并不像官方数据显示的那么美好。总部位于伦敦的华顿咨询公司(Fathom Consulting)于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今年中国的失业及不充分就业率将达到12.9%,是2012年的三倍。

  研究公司中国褐皮书国际公司(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利兰·米勒(Leland Miller)表示,随着逐渐走弱的经济终于开始产生显著后果,中国就业市场去年末出现了关键性的拐点。他提供的数据显示,招聘活动在2015年第四季度开始大幅减少,不过情况在最近几个月趋于稳定,原因可能是政府采取了更大的刺激措施。米勒认为这样的增长不可持续。

  已经开始受到影响的中国工厂工人,未来有可能面临更严峻的形势。

  许多工业企业背负着产能过剩的沉重负担,缩小规模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今年2月,中国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估计,单单钢铁和煤矿行业就有180万人有可能失业。

  “如果有人说中国还拥有健康或蓬勃的就业市场,”米勒说,“那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来自中国东北的商人崔荣伟(音)没法承受去巴黎旅游的费用,因此他决定到中国的隔壁领略欧洲的异域情调。他很喜欢符拉迪沃斯托克,已经先后三次去这个仅几十英里之遥的城市,领略跟自己家乡截然不同的风情。

  符拉迪沃斯托克在俄语中意思为“东方主宰”,然而和几乎所有来到这里的中国人一样,有一点崔荣伟非常肯定:它应该叫“海参崴”,也就是这一带由中国统治时的称呼。

  在满洲地区吉林省出生长大的崔荣伟说,这个俄罗斯太平洋舰队驻地、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的亚洲大国宏愿的象征,其实是属于中国领土,这是一个“史实”。

  至少曾经是这样。中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败给英国后,于1860年签订《北京条约》,俄罗斯将符拉迪沃斯托克以及现朝鲜东北方向的一片区域牢牢掌握在手中。

  “这是我们的地方,不是俄罗斯的,”他站在一座海崖的木制观景台上说,他的脚下是壮美的港湾,里面有许多俄罗斯军舰。看着停泊在附近的一艘俄罗斯巡洋舰,他很快补了一句,“我们并不着急把它拿回来。”

  对于北京的领导人来说,符拉迪沃斯托克作为俄罗斯领土是毫无争议的——莫斯科当然也这样想。自1991年以来的一系列协议已经划定了一条2615英里长的边境线,清楚地标明了各区域的归属。

  在几个争议岛屿的归属问题得到明确后,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在2005年宣布,“两国的双边关系将不再受到边境纠纷的影响,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北京方面没有任何官员提出过要改变已敲定的边境,但几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添柴加火,让民众充满对所谓不平等条约的民族主义怒火,这其中就包括1860年俄罗斯强加给中国的那一个。这种做法已经导致普通老百姓都确信,西伯利亚的很大一部分以及俄罗斯的远东地区都是被强行夺走的。

  这就无视了一个事实:该地区从未受汉人控制,那里曾经的主人是生活在亚洲东北部的一些胡人,他们曾几次南下,宣告自己是中国的主宰者。中国对俄罗斯远东的领土主张可以追溯至金朝,而建立这个12世纪王朝的是女真人,也就是来自满洲地区的胡人。

  上世纪90年代末香港和澳门的回归,被中国共产党当作对英国和葡萄牙的最终胜利来庆祝,此后中共就将这个国家的历史苦难聚焦于南海和台湾,誓称终有一天要收复后者——这座岛在1895年被日本占领,后来又被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接管——并最终完成北京所说的“洗雪”历史耻辱的大业。

  在官方的陈述中,与中国外交关系日益紧密的俄罗斯,几乎从来不会和英国、日本及其他昔日帝国放在一起,被描述成曾经武力抢占中国领土的列强。

  然而,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时常能见到有人提出,不能忘记19世纪割让领土给俄罗斯帝国的历史。例如,在一个受欢迎的中国网络论坛上,有人发帖说中国人民看到那些“未收复的失地”都会“泪流满面”,其中就包括现属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及其他地区。

  不同于老一辈的是,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很少有会说俄语的,也不存在对上世纪50年代中苏友谊的美好回忆,他们尤其容易产生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在一份俄中关系报告中哀叹,“在中国,新一代讲英语的年轻人对俄罗斯的历史、文化和政治缺乏了解,或者在产生扭曲的看法。”

  一些反共组织,比如被北京定为“邪教”予以取缔的灵修运动“法轮功”,也在强调现为俄罗斯所有的“中国领土”,试图以此来唤起对执政党的反对,但大多无功而返。

  和中国一样,俄罗斯也在淡化这些不满,但考虑到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时它自己也点燃了民族主义之火,莫斯科知道历史情感可以轻易粉碎外交承诺。

  这种担忧,近日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得到了黄金时段的待遇,以民族主义的、略显偏执的立场著称的大导演尼基塔·米哈尔柯夫(Nikita Mikhalkov)花了很长时间谈论他收到的一个剧本。故事讲述的是中国军队入侵俄罗斯远东,以图收复被沙俄侵占的领土。

  他详细描述了中国军队如何攻占哈巴罗夫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以及其他远东的俄罗斯城市,然后横扫西伯利亚,向莫斯科挺进,与此同时俄罗斯的权贵们却在西欧夜夜笙歌。米哈尔柯夫说他不打算拍这部电影,因为他不拍“恐怖片”,也不想去刺激他的中国朋友。

  然而,他所描绘的场面,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作战训练的画面,揭示出许多俄罗斯人至今仍对中国怀有极深的恐惧。

  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远东人民历史、考古和人种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History, Archaeology and Ethnography of the Peoples of the Far East)所长维克多·L·拉林(Victor L. Larin)说,他经常跟中国的官员和学者见面,“他们从来没提起过”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归属问题。但是他也说,许多普通中国人在学校学到了“不平等条约”和外国人抢夺领土,认为这彩票幸运农场座城市以及俄罗斯东部的许多地方曾经属于中国,并且有朝一日应该回归中国。

  在由毛泽东于1966年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这个想法曾导致两国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以北的边境地区爆发短暂而激烈的冲突,差一点将中苏推向全面战争。

  “人们总是用历史来做政治猜想,”拉林说,他认为要求归还符拉迪沃斯托克就像要求美国归还阿拉斯加一样不现实。

  在他看来,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曾经属于中国,本身就是一个误读史实导致的“谬说”,它的依据是,在俄罗斯人来到这个天然港口周围无人居住的山上定居之前,中国人只是有时会到这一带打渔、捕海参。他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俄罗斯建起来的,这是“一个无法改写的史实”。

  中国人用以称呼这座城市的名字——海参崴(sea cucumber bay),大体上可以翻译成“海参湾”。不过,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海参崴根本不是汉语,而是满语,即1644至1911年清王朝统治中国期间宫廷里使用的语言。

  不论海参崴属于哪种语言,几乎所有的中文观光手册和旅游指南都把它当成符拉迪沃斯托克最初的也是真正的名字。

  即便在俄国统治下,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国居民数量有时也跟俄罗斯人几乎不相上下。例如,1912年,这里将近30%的人口是中国人,剩下的则是俄罗斯人以及大量欧洲人、日本人、美国人等其他外国人。

  1917年的俄国革命带来了巨大变化。那以后,苏联当局宣布该市为敏感的军事区,并把它封锁了起来。苏联于1991年解体后,外国人才被允许回到这里。

  这座人口约为60万的城市, 目前是中国游客和商人极为青睐的目的地,他们把斯波提夫纳亚大街(Sportivnaya Street)上一个破旧的市场变成了充满活力的商业区。

  市场上有一名来自中国的鞋匠,名叫丁申航(音)。他说他过去五年里都会来符拉迪沃斯托克,因为家乡黑龙家那边彩票幸运农场走势图表的竞争太激烈。

  “在清政府被迫将这里割让给俄国人之前,这片地方全是中国的,”丁申航边说边指向挤满中国商人及俄罗斯顾客的街道。但他还表示,“把它收回来”会“挺麻烦的”,意味着要打仗,“谁也不想那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F